当前位置:首页 > 1.80战神复古 >

合击sf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时间:2019-07-11 |来源:97wsf |作者:本站
最近接受的负能量太多了,抒发一下近期对1.80合击sf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以前因为现实原因不能不暂时离开一阵,那时候充满了无尽的不舍,说以后有机会一定回到这个大家一起携手共进的组织。
合击sf
 
一、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这次费了一番手脚,重新回到传奇大家庭,发现我以前在1.80合击sf里看重的东西,已经不是我想的那么回事了。现在我走在了离开的十字路口,大概是我太容易受外物所影响。我发现我一直割舍不下这款游戏的源头是——我认为有一群玩的比较开心的朋友,亦或是有些人本来朋友就不多,我如果在不陪伴他一会,他会更加显得落寞。
 
三锅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好:没有新开传奇网站这个合击sf平台,很多朋友,交情就会不在了,都会慢慢变淡,最后不再联系。想想以前一块玩的好的老兄弟,最近没有联系了。恰逢今天有个小插曲、夏雪无意之中冒犯三锅,三锅就有一大堆朋友帮她说话,为她出头。或许正是这些朋友,让她的传奇之旅不在孤单,也因为她合理恰当的为人处事,才收获了这么多愿意为她出头的朋友。然而这次回来,有些人和事让我觉得越来越陌生了。
 
二、财帛动人心
传奇谣传着这样一句:一出大件就有矛盾。我才回来玩1个多月,接连出了几个大件、什么炎龙手、扇子、雷霆等等。因为装备的分配制度不能做到尽善尽美让每个人都满意,所以就出现了康康梅果出走、蜜糖不上线、乐瑟退游、火神戒回流等一系列事件,让本来略显团结的行会,蒙上了一层阴影,上线人数逐渐减少。这些事情的发生也有他们自身的原因,也有行会制度的原因。
 
对于乐瑟装备外卖的原因我知道部分情况,他首先现实中玩的时间不多,心中早有退意。然后经过汐儿逍遥扇事件,对行会产生怨念。还有行会有人骂汐儿、汐儿觉得很委屈。一个女玩家,被敌对玩家辱骂就算了。还不被自己会里的兄弟理解,反而恶意中伤,心中的不忿与忧伤可想而知,遂觉得人心薄凉、毫无情义,萌生退意。在卖装备的时候提出按现在的行会价打包200万,当时有人说他卖的贵,他看到比较恼火,遂一气之下打算全部外卖,觉得行会不值得留恋。他此时说卖装备、很多人都当作是玩笑,没有当真。还有的200万打包可能也有刁难之意。
 
但是他把装备卖敌对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心中的矛盾,他卖装备的那天晚上我还在YY喊了喊有要装备的可以联系他,大多数人还是不信的。他卖装备的时候咨询过我一些价格,我告诉他如果你觉得这个行会对你毫无情义,没有留恋就卖到外面。他给我留了一把27命运要价很低。别的东西也考虑要,但是别人出价很高,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出比较低的价。从他的交谈中发现了他些许无奈、与矛盾,但是说他完全没有考虑到钱和价格的因素也不尽然。汐儿比较喜欢收集顶级装备,也是个较真的人。但是她的装备很多都是自己花钱买的,当然也有乐瑟送的,但是有些事你没有做,天下人都这么误解你、还有自己行会的兄弟,这样的伤害对于一个女孩子不免有些残忍了。乐瑟这个人比较自我,有些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容易被大家理解。但至少对我个人有情有义。
 
三、小行会之殇、火神外流
小行会回归之初,我还是很开心的,我在他们回归的一个星期前刚有时间玩。但是他们回归之初的那几天我觉得很煎熬,有时候不敢上线,害怕面对。本来这段我不该说,但是我想表达一个真实的自己,还原一个真实的自我。原因在于昔日我的梦中情人,或者说是游戏前妻,和他新结识的游戏情侣,成双入对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本就脆弱的心灵造成了成吨的伤害。好在有书生、小鸟、一笑、以及汐儿等人的宽慰。但是我并不埋怨他们,确实是我以前没有时间陪到她,然后她独自一个人玩了一个服。遇到一个更合适的人,那人不离不弃陪伴了2个服,形影不离,默契如一,关怀备至,挥金如土在我看来实为良配,输给这样的人,我心服口服。这种合理的事,理智上是很容易接受的,但是当事真实摆在你的面前的时候,内心还是很难接受的。或许你会说我对游戏中的虚拟感情看的太认真了,太单纯了。但这才是刚走出象牙塔的我。写下这段我付出了很大的勇气,不知道以后会被多少人取笑与攻讦,但是我还是写了。以上都是我个人的事,与小行会并无太多关系。
 
事情发生在拿完沙城的几天,经过老区神话与世、小行会、以及hero行会的支持,功下了老区荣誉之战长达一年之久统治的沙城。那场大战蜜糖指挥,思路清晰,战术正确,在人数差不多的前提下取得了胜利。有很多战斗的图片,本文旨不在此就不发了、荣誉失利、表明了没有人会永存与巅峰,王朝辉更迭、沧海会桑田。这是一款30年河东、30年河西的游戏。盛极而衰,这是历史规律。矛盾发生的起因是,冰龙出了一把龙牙,蜜糖若曦都想收好像没有谈拢,然后我就很少见到蜜糖上线了。回归之时,行会隐约传出了一种声音,小行会是回来打顺风的,是来抱大腿的。此外,行会还没有让羞涩和汐儿飞逍遥扇。让小行会觉得神话是让他们来当免费打手的,误会已经产生。
 
昨天飞龙爆了敌对火神戒一枚,飞龙作为老小行会的可能觉得在这个行会没有归属感,也可能是受到好友十年及宿命的劝说,亦或是元宝的魅力,总之多方面原因火神戒被65万元宝的价格卖会给荣誉的小甜甜。这件事了、汐儿很难过,觉得人情冷漠,以前都在小行会玩那么久,你们出了一个我等了半年的戒指都没有问问我也可能他们以为汐儿有戒指了,才没有考虑到她、。烈焰和小乐则觉得很愤怒,做出了一系列的处理。
 
让我想到了猫法自然的一句话:我只服蚂蚁。
三千说过:小行会有蚂蚁和没蚂蚁那是两个战斗力。
诚愿烈焰和小乐可以把队伍带的更好。这两位有很好的大局观,为人也仗义公道、有他们在,我坚信行会就不会散。
 
四、路在何方
经历期间种种,不免让我心中也产生许多悲伤。期间萌生退意,但也有许多不舍。比如还有三锅、汐儿、烈焰、大胆、雨神、小鸟、书生、一笑这一些朋友还在玩。虽然书生的仇恨值很高,但是对我真心,我认他这个朋友。还有人生卖我一个火神戒的情谊,铭记在心。
 
其实我本不适合玩这个1.80合击sf,比较消耗时间,我处在最该奋斗的年纪,PK的及时感也不如对战类竞技,休闲不如手游,因为你们对我的关爱,情谊让我对这个游戏充满了留念。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最近玩的很伤、很累、很没意思。
 
有句话说的很好:铁打的游戏,流水的玩家,且玩且珍惜。
愿诸君不要以退游作为要挟的筹码。